admin 发表于 2015-9-5 14:47:02

那年那月





   又下雨了,偏巧还是在晚上,雨细碎地滴落在我的心上,泛起层层涟漪。   透过雨幕和模糊的玻璃窗,想起那年也是这样的一场雨,我一个人伫立在陌生的城市,黑压压的天空仿佛顷刻坍塌,来往的行人自顾自地四处逃散,我湿漉漉的长发,泪水和着泥巴,恐惧,无助、多么希望一个声音:“别怕,我们回家。”   家?对于别人或许是温暖的记忆,而对于我却是寒风中颤栗的茅屋和多年以后不得不远走的天涯。   我和我的行李一起,像个乞儿走遍城市的每一个地方,却从不敢忘记微笑,用坚强缔造我心中的殿堂。   一个人走在路上,通往过去通往未来,却始终是一个人的踉踉跄跄。   无法言说眼泪的脆弱和这么多年为了生活所受的伤,我只是习惯了沉默,习惯了一个人背负,习惯了一个人的夜,泪眼婆娑地望着故乡——那很远很远的地方。   折一枚秋叶吧,夹在日记里,合上风风雨雨把一辈子珍藏。那年,那月、那些事和那个曾经的自己,早已褪变成茶色的回忆,如这棵老树,如这些杂草,如静默圆月下的凄凄茅屋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编辑:美酒加咖啡

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那年那月